布老虎的存在形式

布老虎的存在形式

对于虎的崇拜存在于各个民族宗教中。在道教中虎视天门的守护神,西王母、东王公是半虎半人的神仙,道教经典称为“龙虎经”,炼丹叫“龙虎丹”,在佛教中虎又成为听经修身,被佛教训化从而为宣传佛法服务,成为改恶从善的“禅虎”。

微信截图_20190809142917.jpg

在彝族中,男人称罗颇(公虎),女人称罗摩(母虎)在举行祭祖大典时巫师都在葫芦瓢凸面绘一红底板绘黑虎头。纳西族也以虎为始祖,《东巴经》卷首多绘黑虎头,祭祖也供奉黑虎头。土家族崇白虎,

认为自己乃廪君之后。《后汉书·南蛮西南夷列传》便记载了廪君为族人和盐神斗争,射死盐神的故事。“廪君死,魂魄世为白虎。”


虎是健康的象征,人们用“虎头虎脑”、“生龙活虎”比喻身体的强健;虎象征着威猛雄武,《诗经·鲁颂·泮水》称勇武之臣为“娇娇虎臣”,《尚书·牧誓》称武王有“虎贲三百”;

微信截图_20190809142929.jpg

虎象征着权力,国家用兵兵符,使节出国所持之节都以虎字名称为“虎符”、“虎节”。“虎符”用铜制成,分为两半,一半存朝廷,一半付外官,朝廷有事遣使持半符,到外官处发令,半符合则真,即发令,可见“虎符”代表最高军事权威。


虎更是赈灾辟邪的象征,《风俗通》曰:“上古时有神茶、郁垒兄弟二人,性能执鬼。度朔山上桃树,下常简阅百鬼。鬼无道理着,神茶与郁垒持以苇索,执以饲虎。是故县官常以腊祭夕,饰桃人,垂苇索,画虎于门,以御凶也。”可见,从皇帝时期就画虎贴于门上以御凶护宅辟邪保平安了。


布老虎头颅硕大,尾巴颀长,造型雄壮。全身彩绘虎斑,头顶上饰“王”字,憨态可掬。其眼内原嵌有眼珠,现已脱落。这个布老虎白天能当玩具,晚上也可以用作枕头,既美观又实用。


评论回复